国家AAAA级旅游区
大型原生态综合性文化旅游区

山东水帘峡生态旅游有限公司

山东水帘峡生态旅 游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,公司先后投巨资开发水帘峡风景区,位于柳埠镇,总面积7000余亩,是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、省级地质公园…… 查看详情>>

地址:济南市历城区柳埠镇簸箕掌村 网址:www.shuilianxia.com.cn
微信公众号:jinanshuilianxia 咨询热线:0531-82772888

实时公告

澄明静美·潇洒出尘

时间:2018-02-06 作者: 分享到:
      数年前,我在济南水帘峡景区之进门处和景区内见过孙春亭先生撰书的对联:“ 龙吟凤鸣天峪清簌诚迎九州客,泉涌溪转水帘灵姿缘结四海情”和《水䈴峡赋》,为其激情四溢的语言和笔走龙蛇的翰墨所震惊,即产生心仪之感,却憾无缘拜识。近因写《桥姿琴韵烟雨中——赏读孙春亭<水调歌头·桥姿琴韵>》一文,得与孙先生相见,且得到他的著作《孙春亭诗词联赋选》一册,品读再三受益匪浅。今就《水帘峡赋》为由头谈谈品读后的点滴体会。
      这篇《水帘峡赋》是篇散体山水赋。孙先生以潇洒神奇,出尘绝俗的艺术追求,用体物言志的模式,诗情画意地勾勒出水帘峡的壮丽美景;并借水抒怀,展示出自己的内心世界。其最迷人之处,是在于营造了一种澄明静美的艺术境界。
      众所周知,中国古典诗词歌赋的风格是由多种因素决定的:诗人内在的气质、秉性,外在的生活环境、美学趣味,诗词的构思、意境、语言等等。但在众多因素中,语言是极为重要的因素,因为无论是内在气质,秉性,还是外在的美学趣味和追求,抑或是构思和意境,都必须通过语言来表现。所谓语体,即是人们在各种社会活动领域,针对不同对象、不同环境,使用语言进行交流时,所形成的常用词汇,句式结构,修辞手法等一系列运用语言的特点。(引自《文学审美的语体风格》)
      孙先生这篇《水帘峡赋》之所以能营造一种澄明静美,潇洒神奇,出尘绝俗的艺术境界,也是有赖于语体的创作美。其表现如下:

      首先,在赋中孙先生利用铺排辞藻的手法展现“水帘峡”之自然美。铺排,是赋体文学的突出特点。他运用铺排辞藻“体物写志”,尽显水帘峡的情貌形态,使作品有气充势溢的冲击力。全赋写水帘峡,从地理位置“北挽黄河,南倚泰山”, 到气势情态“魏巍乎梯子峰壁立云端;郁郁乎通天峪生机盎然”, 以及独具风范的四季美景,于几个方面加以铺排描写,而在每个方面之中,又作细致铺排。如写四季美景,从“当春风梳柳,百卉萌鲜,尤以迎春性急,铺金玓瓅,辉煌灿烂”;至“若夏雨阵阵,林木葳蕤;更有飞流弄弦,清风天籁,身怡心忺”;再至“至秋霞烂漫,诗画尽展,最数山枫情豪,心血凝丹,绚丽璀璨”;最后写冬季“待冬雪覆盖,玉树银川,满目琳琅,如梦如幻,俨然天上人间”。层层递进,如同剥笋。辞藻丰富华美,景物清新靓丽、生动鲜明。与其创作的水帘峡四季诗相比,又是另一番滋味。

      再如写水帘峡之气势,“或岩之雄浑,或峰之奇险,或水之灵秀,或寺之悠远”。作者以铺排的手法,从“岩”“峰”“水”“寺”四个方面,写水帘峡的“雄浑”“奇险”“灵秀”“悠远”,从不同视觉透视出水䈴峡的独特,绘出一幅幅图画。
       其次,运用丰富多彩的词藻,铺排水帘峡之美。刘勰在《文心雕龙·诠赋篇》中说:“‘赋’者,铺也;铺采摛文,体物写志也”。赋,作为一种文体,是讲究辞藻的丰富与美丽的,只有当丰富的辞藻与真挚深厚的情思相结合,才具有无穷的美感。如第一段中,“魏巍乎梯子峰壁立云端;郁郁乎通天峪生机盎然。凤舞于幽幽峡谷,龙吟于硠硠溪涧。呈鬼斧神工佳景,萦緲緲紫气岚烟。天然石画园美轮美奂,碧潭桃花鱼千古奇观。”第二段中的“铺金玓瓅,辉煌灿烂”“林木葳蕤”“飞流弄弦”“秋霞烂漫”“玉树银川”等用词清新自然,风格壮丽奇伟,其丰赡的辞藻与情志相结合就极具感染力。全赋以第三段为高潮,作者围绕水帘峡之奇险灵秀分五层描写它的气势:首写水帘峡不同侧面的特点,其次具体写不同景象,“水帘之七星泉群,高山玉明,佳话珠连”,用典写饮马泉“留唐王战马之蹄印,映世民女眷之姿颜,将士用其煮饭,龙虎壮行凯旋” ;三写星斗,“北斗高照,神韵天然”;四写水的四种形态美“洌洌兮融冰雪而清凉;晶晶兮积春露而澄湛;灵灵兮滤珍草而富疗效;醇醇兮吻花果而溢甘甜”;五写自己的情志,“泉滢质净水帘水,涓涓滴滴诱人寰”。写作过程中,比喻迭出,典故妙用,想象奇特,夸张雄奇,声情并茂,生动展现了水帘峡的壮丽雄伟,呈现出辞藻丰富华美之大观。
      再次,骈散结合的句式美。骈偶句的大量运用是赋体文学语言的一大特点。孙先生在此赋中,运用骈散结合的句式形成既整齐又参差,错错落落的布局,蔚为句式美之壮观。全赋共六段,第一段除最后一句“此乃水帘峡也”外,自“北挽黄河,南倚泰山”以下皆为对句;第二段写四季风光,骈散间错,错落有致;第三段起句“盖山水名胜扬名,悉因独特风范”为散句,下接“或岩之雄浑,或峰之奇险,或水之灵秀,或寺之悠远”为两两对句,中间用典为散句,后面“洌洌兮融冰雪而清凉;晶晶兮积春露而澄湛;灵灵兮滤珍草而富疗效;醇醇兮吻花果而溢甘甜”又是两两对句;第四、五、六段以散句为主,偶有一二骈句间错其中。读此赋犹如登临水帘峡,时而行于坎坷不平的山路,时而步入一马平川的坦途,时而又转入山径,高低变化,不觉单调乏味。
       第四,想象奇妙的比喻美,贴切得体的典故美。比喻和用典是赋体文学的突出特点,是孙先生这篇《水帘峡赋》创作清丽奇伟语体的重要手段。例如在写水帘峡气势时,用“凤舞”,比喻“峡谷”风之呼啸声,用“龙吟”比喻“溪涧”水的飞溅及波影;用“飞流弄弦”形象地比喻夏雨变幻,用“玉树银川”比喻冬雪皑皑,覆盖万物,想象奇特,美轮美奂。
       巧妙地运用典故是该赋的显著特点。作者在文中写道∶“留唐王战马之蹄印,映世民女眷之姿颜,将士用其煮饭,龙虎壮行凯旋”。运用饮马泉形成的美丽传说,渲染水帘峡的造物之工巧,时空之悠远是赋体文中不可或缺的一笔。
       第五,体物言志有机地结合,尽情表达诗人的内心世界美。作者在前半部分运用各种修辞手法烘托水帘峡之自然美。形象生动,极富感染力。游客游览时的情状及心态。全用铺叙手法。最后,也是最重要的是借水抒怀,展露心胸。他写道:“我愿祈水帘之水,化奉献廉洁之泉,昂昂然,涤形之污浊,洗心之尘埃,荡欲之贪婪;浩浩然,沐竹之青翠,育果之丰硕,润花之娇艳。奏利国利民之歌,千秋诵传!”孙先生将自己对大自然的爱,对贪腐的憎,对廉洁的想往以及对中国梦的歌颂,表现的淋漓尽致,诗人的一颗红心呼之欲出。
       孙春亭先生以诗书擅名,且诗词联赋兼善,多才多艺。正如黄咏女士评价孙先生时写的∶“他把诗词联赋文体运用得得心应手。”他退休后主编《山东老年书画报》近十年,刚刚谢任又被推举担任《明湖诗刊》主编,可见其诗词艺术的影响力。孙先生撰写过不少篇赋作,他在《水簾峡赋》中对风格美,构思美、体裁美、语言美的追求是多方面的,这里不再一一分析。

标签: 水帘峡 济南旅游